作品内容如蚊子无处不在新兴画家柯佳骐画出心里话

作品内容如蚊子无处不在新兴画家柯佳骐画出心里话约了柯佳骐下午一点钟在Lostgens’Contempory Artspace见面,可是这小妮子却忘了这一回事,只在门口贴了一张告示:“外出15分钟,有事请联络CCKua,电话号码是XXX-XXXXXXX。”笔者只好打电话提醒她,她这才如梦初醒般,坦言她确实忘了此事,并马上赶回来,要笔者给她15分钟的时间。就在这短短的15分钟内,笔者细细打量这个有点闷热的楼梯间,期间,共有两三个人上来,他们看到没开门,就直接问我:“你打过电话给CCKua了吗?”虽然笔者表明已联络上对方,并指对方将在15分钟内回来,但大概是因为楼梯间的空间太闷热,他们没有再等下去。过后,我坐在楼梯口上继续等,突然有一个小女生上来,还被我吓了一跳,她就是一头鬈髮的柯佳骐,或者是比较多人熟悉的“西西瓜、CC Kua”!她为她的迟到道歉,开了门后就叫笔者随便看看,有什幺不明白的再问她。笔者走了一圈后,说真的,其实根本就看不懂该画展的作品的意思,因为艺术从来就不是笔者的强项,而笔者只是很好奇,为什幺这场画展名为“蚊子叮Mosquito Bite”,难道在这个艺术空间里有很多蚊子?像挖鼻孔般挖掘生活精髓CC Kua说:“蚊子小小只的,然而却好像无处不在,又很惹人讨厌,不过,一旦牠叮了你,你又会忍不住去抓被叮咬处,结果越抓越痒,整个概念就好像生活上的一些小细节,让人忍不住受干扰,然后又很无奈的被它影响,所以我的画展,呃……应该是作品展吧?这边除了油画、铅笔画、水彩画还有一些有的没的之类的东西,就好像蚊子叮那样很烦人,但又是出现在生活上的细节。”她一说完,我就睁大眼睛看着她,彷彿在问她:“请问你可以讲我所听得懂的语言吗?我来自地球,火星语我不会听!”然后,CC Kua只好说:“我喜欢在日常生活里,琐琐碎碎呢呢喃喃的事情,这些不一定是啰嗦的事情,它们都有自己的精髓,等待我们去挖掘,而这种挖掘是要以挖鼻孔的姿态才能成立的。我是一个清醒的人,但我非常喜欢睡觉,因为在梦里所有奇怪的画面和剧情会堆叠,并出现迷人的情节。我在睡觉和画画时都有一个共同点:都会不知不觉张开嘴巴。”她一说完,笔者原本O着的嘴巴,就自动的闭上了。感觉不到心跳而辞职柯佳骐在2013年毕业于The One Academy,主修平面设计与插画。询及她为何会选择这一行,即一般人口中赚不到钱又饿不死人的行业,以及她的家人怎幺看待她的问题时,只见她一本正经的回答:“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其实是在一间艺术拍卖行工作,卖的是名画,而我看到那些画卖得很贵也画得很专业,但对我来说,这些画作却好像一件单纯的拍卖物,我对它们没有感情,久而久之,我就感受不到我自己的心跳,重複的介绍、买卖的工作,使我失去了作画的动力,我很害怕这样的自己。”工作一年后,她因为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而毅然辞职,询及她过后在何时找回心跳,以及她的心跳是否还好的问题时,她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说:“好得很!我一直想做一些不是曲高和寡的东西,而是很随性,日常生活的的习惯种种,我会去观察很多日常生活的东西,比较没那幺规律,再加以想像力,把它画出来。“就比如说,我的其中一幅作品《一个戴着墨镜的马来女生》。很多人看过这项作品后都觉得它很有趣,为什幺这个女生会把墨镜戴在Tudung外面,其实,这是因为我在作画时想到超人,他也是把内裤穿在外面,所以就有了这幅画作。”用简单画材随意涂抹Lostgens’ Contempory Artspace负责人杨两兴在策展文字中这幺形容柯佳骐:“作为一位艺术创作者,CC Kua虽然曾在艺术学院进修,但从她独特多元的画风、画面元素与用色方式,我们可以察觉到她彷彿没有受到学院教学的影响,她似乎比较不在意技法上的突破或追求,而是回到艺术创作的最根本,那就是心里有话想说,就直接用绘画表现出来。“她完全忠于自己的想法,画面上没有使用複杂的材料、只使用简单纯粹的媒介如油画、粉彩、铅笔、蜡笔及颜色笔等材料,在表现手法上则採用时而随意涂抹,时而用力刻画等不拘一格的方式来进行创作。”询及柯父柯母会否担心她在这门行业找不到吃,或会否反对她走这一条路的时候,她的反应很直截了当:“不会,因为我的父母以我为傲!”先有人后有艺术柯佳骐于2015年完成的作品《Birth and Death》特别有意义。这幅作品虽然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但她要表达的东西却是很直截了当的,即有生必有死,在她的作品中布满了看似无关及不协调的元素,如动物、植物和人物的结合和互相纳入、纠缠及排斥,内容充满了讽刺、荒诞,也隐藏了性暗示。在柯佳骐的眼中,死亡并不可怕,她反而很想知道人死后会到哪里?静静的观看柯佳骐的创作,也很容易就会与现实脱离,并进入她的绘画世界,给人一股挣脱现实世界的勇气。“清醒的人不一定清楚,混浊与暧昧之间总会创造出许多故事和可能性,就好比一个从睡眠中甦醒的高度近视患者不戴眼镜一整天后,误把家里的观赏金鱼拿去锅子里煎,从此,她的人生履历表也就因此出现了‘吃金鱼’这件事。”艺术对她而言,就好像是一个人站在湖边丢石头,于是起了涟漪,这种感觉有点破坏性、有点迷幻、有点疗癒、有点禅味。正如柯佳骐所说的:“相信先有人才有艺术,艺术是媒介而不是殿堂。”麵包暗喻卫生棉柯佳骐的性格带点愤世、叛逆,同时也喜欢观察兼爱幻想,在拍卖行工作的那段期间,她白天是在拍卖行工作,但到了晚上则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画自己喜欢的图画,将白天的商业行为排除在外,并把日常所见所想,以画笔尽情的挥发在纸上。这一种带有人格分裂行为的倾向,加上酷爱幻想做梦,让她可以从日常生活、幻想或梦境中找到许多题材及创作元素。在她的作品中,有一件很具吸引力,其实那不能算是一幅画,应该算是一种“物体艺术”,而这项作品的名字常会引人发出会心一笑,因为作品名称《就是一条麵包(卫生棉/Period Pain)》,旁边还放着一罐果酱。她说,在她就读中学的时期,很多女学生在经期期间常会向同学借“麵包”,当时,她就觉得很奇怪,为何来月经却要向朋友“借麵包”。后来,她才知道原来“麵包”指的是卫生棉,过后,她一直想着这件事,并发现Pain在法文的意思指的确是麵包,柯佳骐因觉得好玩,就把这概念做了出来,即麵包是卫生棉的概念。/梁云秀 2016.09.22‧2016.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