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读者数量皆萎缩天下漫画城引入网络小说自救

作品读者数量皆萎缩天下漫画城引入网络小说自救作品读者数量皆萎缩天下漫画城引入网络小说自救作品读者数量皆萎缩天下漫画城引入网络小说自救作品读者数量皆萎缩天下漫画城引入网络小说自救作品读者数量皆萎缩天下漫画城引入网络小说自救作品读者数量皆萎缩天下漫画城引入网络小说自救作品读者数量皆萎缩天下漫画城引入网络小说自救作品读者数量皆萎缩天下漫画城引入网络小说自救

关于天下漫画城的未来,老闆陈俊标乾脆用“末日”两字概括。他并不是悲观,而是陈述着一件事实。

“以前马来西亚有200到300间漫画店,现在很多都倒闭了,北马大概也只剩下3间还在持续经营而已。”

约莫十年前,他便察觉网络月费越来越便宜,并成为许多人的新娱乐媒介的现象,而以实体店面、书籍为主的漫画店,却有着租阅不便与书籍更新较慢等缺点,因此,这些实体店的发展逐渐走下坡也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可是,他并未因此而想过结束营业,反而积极面对困境。“我坚持经营下去,其实也是为了给会员一个交代。”

随着顾客量减少,漫画租阅率下降,一些漫画店尝试改为複合式经营方式,如同时提供食物与饮料。

“很多同行都想方设法留住顾客,可是却没有一间成功。最后多是关掉书店,直接改成餐厅来经营。”

他认为,複合式经营只会使漫画店的服务主轴被模糊,皆因阅读与用餐本就难以同时并行。

既然複合式经营这条路行不通,他决定把目光锁定在漫画相关周边商品,并引进许多玩具与模型等。

“虽然现在店内的商品比较多元,顾客却没有多大的反应。”至今,天下漫画城还是以租阅漫画、小说为主要盈利来源。

连环图顾客多在店内阅读

他说,天下漫画城在鼎盛时期,店内主要是依靠顾客在现场借阅书本或将书本租阅回家的方式赚钱,有关收入约莫佔了整体收入的80%,其余收入则是仰赖销售书籍与杂誌等等。

“就好像香港连环图,因为多是薄薄一本,一下子就会读完,所以,一般顾客多会直接坐在店内阅读,而他们租回家的书本多是漫画或武侠和言情小说。”

随着时移世易,如今武侠和言情小说也日渐式微,读者人数更是大为减少,虽然漫画仍有市场,但愿意踏入漫画店租阅的人却也大大减少。

“现在不止是香港连环图的末日,同样也是我们漫画店的末日。”店内原本摆放给顾客坐下阅读连环图的长桌椅子和桌面上都已摆了一些杂物,余下的空间约莫只能供5或6人坐下。

虽然租阅率下降,但书店的销售收入却有所增加。“因为我们必须寻找其他收入,所以才开始在店内贩卖漫画、小说、杂誌、玩具和模型等等。”

他说,若是想要持续经营漫画店,就必须在租阅和销售间找到平衡点,唯有在两者之间拉长补短的情况下,才能维持漫画店的日常开支。

连环图言情小说  也面临末日

曾经,漫画店是许多人聚集解闷的地方,一因早年的娱乐媒介较少,二因漫画店的消费低,一般人都负担得起,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漫画店提供的书籍内容相当多元,无论是香港连环图、日本漫画、武侠小说或是言情小说等,全都可在漫画店里找到。

陈俊标说,过去单靠出租连环图和言情小说,就足以维持店面的营运,但任谁也没想到,这两种书类后来都会面临“末日”,现在几乎没什幺人在读了。

“这4种书类如今只剩下日本漫画仍有读者。读者的阅读口味都改变了,但很多作者都没有跟上读者的脚步,出版社也没有再开发新的书种。”

10年前,他已预见漫画店的末日,同时,他也发现两种新书类的兴起。“一是中国的网络小说,一是本地的教育性质漫画。”

他说,中国网络小说的写作题材天马行空,宫斗、穿越、科幻、盗墓等等,既没有特定的世界观与时空观,同时又能给予读者新的想像空间,所以,它渐渐取代了漫画店里传统的武侠和言情小说的租阅地位。

“教育漫画则是从韩国崛起,后来传入中国和台湾等地。起初,我们都是看中国和台湾出版的教育漫画。可能是教育题材不同的关係,这类外国教育漫画始终不受本地学生喜爱,所以,本地出版社便开发专属于大马的教育漫画,结果成功吸引一群本地学生读者,现在,一些本地教育漫画的版权甚至被卖到国外。”

由于当时教育漫画的单价高昂,许多漫画店都不敢贸然引进,他则是抱着孤注一掷的态度买入许多教育漫画,却也没料到这类漫画最终会成为店内租阅率最高的书类。

“以前的父母都反对孩子看漫画,但现在不同了,他们很鼓励甚至亲自带孩子到漫画店里租漫画。”

究其原因,相信也是因为天下漫画城内的漫画多是属于教育性质漫画的缘故。

作者停笔新书量减读者日少  漫画店成夕阳行业

天下漫画城开业20年间,曾一度增设分店,可见当时的漫画店颇为受欢迎。

陈俊标笑称,虽然当时每月的书籍出版量庞大,但漫画店购书的类型单一,多是香港连环图、日本漫画、武侠或言情小说,所以,顾客的阅读口味也会较为集中。

“以前可选择的书籍类型少,我们很容易便能抓到顾客想要什幺,例如男性顾客喜欢看香港连环图、女性顾客喜欢阅读言情小说,而漫画则是男女顾客都会租阅的书种。”

他说,虽然言情小说曾一度是女性读者的日常掌上物,但如今同样乏人问津。

当读者人数变少,出版社也基于商业考量而减少书籍的出版量,从而影响作者的创作与生存空间。

“据我所知,很多武侠或言情小说家都已经弃笔停写了。”少了新书出版,漫画店也无货可进,在这种情况下,读者自然会减少走进漫画店的次数,而这种情况就有如恶性循环一般,一再重演。

“单以香港连环图为例,在十多年前的鼎盛时期,如《风云》、《龙虎门》、《天子传奇》等连环图每期可以印刷20万本左右,其余书籍最少也有5万本左右,但现在每期大概只印三千多本而已。”

60书架藏书逾4万  难割捨唯有续营运

从无到有,天下漫画城就像是陈俊标的孩子一样,辛苦养育20年才有今日的规模,因此,他对天下漫画城自然有无法割捨的情感。

该店从最初只有几个书架,数百本书籍,到现在拥有60个书架,以及近4万多本书,这些都是他的心血结晶。而这数量尚未算上过去曾遗失、损坏和那些因租阅率低而回收的书籍等。

店内空间虽然宽敞,但要把4万多本书都放在店内,同时又能方便顾客查阅,自然必须要有完善详细的空间规划。

“有些书柜是我专门请人设计并打造成两层式的橱子,然后利用滚轮来滑动,这样既可节省空间,同时也能摆上更多的书。”

他说,一个4呎高左右的书柜大约可以摆放800本书籍。

藏书最怕书虫啃噬,以致破坏了书籍的完整性,因此,保养书籍成了漫画店的首要功课。他说,每本新购入的漫画都必须包上厚层塑胶纸,以免顾客弄髒或刮花封面。

“如果我真的不做了,那幺,这些书该怎幺办?还有,我的会员想看书时又该怎幺办?这些都是有感情的东西,除非未来真的撑不下去,不然我还是会努力运营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