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12年了 不要再让母亲希望落空

台湾女人连线 台湾妇女团体全国联合会 台湾妇产科医学会

等待12年了不要再让母亲希望落空

----请尽速通过生产风险补偿条例

新闻稿

 

 等待12年了 不要再让母亲希望落空

近日「医疗纠纷处理及医疗事故补偿法」(医纠法)草案遭到医界大动作的反对,此法未来立法路途坎坷,而妇女团体长期所推动并希望独立立法的生产风险补偿机制,因为被併入此法也变得遥遥无期。

事实上,生产事故补偿机制应独立于一般医疗事故的处理,因为:生产和生病不同。女人生产不但是个人的事,更是社会、国家的事,它和国家的人力、国民的健康与国家未来的发展息息相关。然而女性于生产过程中不是没有风险的,当女人背负这样的使命而冒风险及付出时,国家应该要承担这个风险;再加上因生产面临的是两个生命,因此比起其它科别,产科更容易造成医疗纠纷。产科医生因此不愿意接生或採取防御性医疗,造成生产时有过度医疗化及浪费健保资源的现象。因此妇女团体自2003年起即要求政府编列预算设置「生产风险补偿基金」,当发生生产事故时,即予妇女补偿,以舒缓伤痛,降低与医师的对立,避免妇女及其家人承受纠纷或诉讼之二度伤害。

在妇女团体多年的推动下,2012年卫福部推出「鼓励医疗机构办理生育事故争议事件试办计画」(简称「补偿试办计画」)。截至2014年10月底,试办计画成果如下:

1、核予补偿案件数共计174件次,佔申请数的83%,没有审核通过的事故皆与生产无关。

2、补偿总金额为1亿7000万元,平均每年补偿金额约为6千万元,远低于预期每年3-4亿的预算规模。

3、产科医疗鉴定案件数下降70%,没有检察官提起公诉,而已补偿案件仅有两件再提出告诉。

4、妇产科医师招募亦从101年招收比例72%上升到103年94%

然目前试办计画仍有下列的不足:

1.  计画无法涵盖所有妇女

受制于经费来源,申请与受偿的主体是参与试办计画的医疗院所,而非妇女,导致某些状况下发生的生产事故,妇女无法得到补偿,尤其是偏乡妇女,例如:在医疗院所以外的场所生产、就诊的医疗机构未加入试办计画,或是医疗院所无意愿与产妇/家属调解等。此有违国家对于全体妇女生产风险保障的初衷。

2.  审议会不作有无过失的认定与鉴定,无法达到改善医疗品质之目的

由于担心审议会之审查报告被当作法院裁判之基础,审议会仅作是否「与生产有关」的给付认定,不作生产事故有无过失的认定或鉴定,因此无法由事故经验来除错,以达成「有效改善、促使医疗品质提升」之计画目的。

3.  无法源基础,试办计画财源不稳定

目前试办计画乃由「医疗发展基金」支应,然在政府财政困难下,多项原应公务预算之计画改由基金支出,如:医事人员教学训练费用,排挤其他既定计画的预算,也导致医疗发展基金将首次出现赤字的窘境。未来 无法源依据之「补偿机制试办计画」,恐将面临随时停摆之不确定性。

综上可见「补偿机制」确有达到及时补偿、降低医病对立,减少诉讼,避免民众免于诉讼之苦的目的,且对于解决妇产科医师招募不足之情况亦有帮助。然因为没有「法律的授权」,补偿财源不稳定,且对于审议的内容无保密的保障,无法发挥「要真相,不责难」的精神及「惠及所有母亲」的初衷。因此,应予与法源基础,真正落实保障妇女的健康权益。

近几年来,「少子女化」已成为国安问题,而产科医师凋零、生产过度医疗化等问题亟待解决。目前生产风险补偿机制已试办三年,各界对于运作方式已有共识,因此,在「医纠法」草案还缺乏社会共识时,我们呼吁这个等了12年的生产风险补偿机制应分开单独立法,并作为未来其他医疗事故补偿机制立法之先驱政策!

附件一

依事故案发生日期

年度

件次

101

116

102

77

103

52

合计

245

附件二

核予救济案之类别分析

(至103年底10月底)

死亡

极重度障碍

重度障碍

中度障碍

未鉴定

累计

产妇

49

7

3

1

0

60

胎儿

25

0

0

0

0

25

新生儿

58

7

9

13

2

89

总计

132

14

12

14

1

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