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下葬的老父突然复活家人都吓傻了

等待下葬的老父突然复活家人都吓傻了

田家坪这个村子里发生了一件怪事。(

我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地府或来生,人是不是真的有魂魄存在,可是这个故事起码有百十来人见证过,应该是可信的。

就在我们这里,有一个叫田家坪的地方,应了这名字,所以村里人都是田氏家族的人。他们一直生活在这里也算是民风淳朴,无忧无虑了。

可是就在他们这个村子里却发生了一件怪事。

那是80年代初期,生活大多落后而贫穷,田坪却有一户人家家资殷实,算得上是富翁。这户人家的户主叫做田思勇。万贯家财起于他白手之间,文革的时候也是数次起落。每一次都是被收缴尽各种家业,可是几年之后,他依然会再次变得富有。也许这算是命吧。

82年的时候他已经62岁了,也是无病无灾,平安享乐。却是可惜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啊,好好的一个人一口气没拉扯上来就魂归九泉,撒手西去了。儿女们自是伤心不已,想起父亲生前的种种教诲,以及父亲为他们辛苦攒下的家业,不觉潸然泪下。

于是兄弟几个便商量着,给田思勇停丧七天,大肆操办一场,也让父亲走得风风光光。这七天也是久了一些,我们这里死了老人最多也就三天。也就是这七天却发生好多人一辈子都没想到的事,神奇异常。

就在老人死后的第四天,天气灰暗异常,时时有灰鸦在天空掠过,也有一两只胆子肥大的停在老人灵旛之上,“嘎嘎嘎”地叫着,惊悚非常。

有一些老人看到这幕,告东家而说。“有灰鸦停聚灵前,久而不散,是为不详之兆,应火速下葬啊。”

田家兄弟听了,也是有些害怕,急忙应了下来,连声应道:“几位长者,今天天色不早了,明天赶个早,火速下葬。”

这命数自有注定,田家兄弟可没想到,迟了一晚,便是整整二十年。

正是当晚,有阴风阵阵,灰鸦惨惨,那些守灵之人,或因惊惧,或因寒冷,三五人一起玩牌喝酒,吹牛打诨,也是驱散了不少的阴寒之气,这守灵人里有一人叫做田放,胆大有脑,心细如髮,其他人醉得浑浑噩噩,唯独他清醒异常。

不觉间子时以至,正是阴阳隔昏晓之时。阴风更甚,吹得田放脊椎发凉,汗毛炸立。说这田放也是豪放之人,一口白酒下肚,顿时浑身通透,鬼神惊惧。也是好奇心的驱使,田放便朝着田思勇的尸体走去。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田放顿时倒翻了两个滚向后翻去。一下就惊动了所有的守灵人,急忙问他。

“老田,怎幺了,怎幺了。”

“你们自己看。”田放也是没缓过劲来。

众人上前,向前瞅去,只一眼,便奔走想逃,大声呼喊不停。

“田爷活了,田爷诈尸了。”就这样吵吵闹闹,惊惊惧惧的,惊动了孝娟,不一会变齐聚灵前,跪了下来,有长子呼喊道。

“父亲,您一生光明磊落,若是有未了的心愿,可告知不孝子孙,儿定当全了您老心愿,何必在这里惊扰四邻呢。”长子说完许久,也不见有人应声答话,只是好像隐约传来一阵阵绵长的呼吸声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是无法,却有田放缓过劲来,跻身向前对着众人说。

“我不信这世上真的有鬼有神,谁如果和我一样,便陪我看看究竟什幺做怪。”也是年轻人多,一会便有三两个人陪着田放向灵前走去。

这次是看得分明,只见田思勇两只眼睛睁得很是明亮,哪有将死之人的一些死气,只是好像不能言语,就这样盯着田放他们几个看着,有些迷茫,有些陌生。也不见有什幺异常的情况。

田放看完,退了下来便对田家长子说道:“把老爷子,得弄上坑,可能是真的活了”。有人见田放没事,都是大着胆子上前看了一番,果真如田放所说。

看过之后,众人也是帮忙着把田老爷子弄上了炕,撤了灵堂,这人没死,灵堂自然也就无用。

不觉间四五日过去了,附近的人也是听了这事,都来看了看田思勇,见其没事,也自相继离开。

在说这田思勇,只是睁开眼睛,不能行动,也不能说话,四五日来只能和小孩子一样“咿咿呀呀”地表达一些事情。儿孙也不知是个什幺情况,只得儘力伺候着。

又是过了月余,来看田思勇的人越来越少,田思勇也越来越精神,可是奇怪的是,怎幺看田思勇都像一个小孩子,学着说话,学着走路,还时常流露出一些陌生或者伤感的情绪出来。儿子们也是没有办法,只得任由事情发展。

半年过去了,老田终于学会了走路,学会了说话。可是这一开口就又吓到了儿子,自己的父亲竟然操着一口的湖南口音。

儿子们问,你是谁啊,没想到他一句话把大家吓傻了。

老田用湖南口音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我不是你们的父亲!我是某某某人家的孩子。”

老田这句话,让全家人都惊呆了!

这明明就是自家的老父亲,怎幺会不是呢?

没想到老田竟说自己是湖南当地某户人家的小孩子,不幸病死后,不知怎幺的,竟借尸还魂到老田身上!

儿子们一听不太相信,好好的一个人,怎可能是什幺借尸还魂的?

后来真按老田所说的地方,查访了一番,发现果真有这个小孩存在过,他们全家人也只好信了。

但身体毕竟是自家老父亲的,总没可能把他送回去,于是全家人仍旧奉养他终老。但老田逝世之后,这件事也成为了当地的奇谈。